砸重金在华盛顿疯狂游说苹果(AAPLUS)、亚马逊

发布时间 2020-01-25

美股 砸重金在华盛顿疯狂游说,苹果(AAPL.US)、亚马逊(AMZN.US)等科技巨头意欲何为? 2020年1月23日 20:57:51 腾讯网

十年前,谷歌(GOOG.US)的高管们还几乎和国会没有任何沟通,亚马逊(AMZN.US)只雇用了两位注册游说者,至于Facebook(FB.SU),他们才刚刚建立了真正意义上的华盛顿办公室,此前的“办公室”只是一位员工家的客厅。

可是,从那之后,局面就开始发生戏剧性变化,到了今天,这些科技巨头已经发展为美国首都最强大的政治势力之一。有媒体刊文称,根据他们对最新披露的联邦文件的分析,七家大科技公司在过去十年里已经合计花掉了近5亿美元游说资金。

从各家公司按照规定必须递交政府的文件当中挖掘出来的数据,以及周二刚刚公布的一系列新的报告显示,这些科技巨头正在越来越频繁地利用自己雄厚的财力去击退监管威胁,而这样的做法又帮助他们进一步提升了自己的利润。尽管这些公司的作为使得用户的个人信息遭到滥用,让民主选举受到数字干扰的冲击,但是国会却没有推出什么新的法案去限制该行业——不少批评家都指出,这在相当程度上正是硅谷的游说实力大幅提升的结果。

“因为他们的巨大规模,这些公司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实力都大到惊人。”罗德岛州众议员西西里尼(David N. Cicilline)正主持着众议院针对大科技公司的一项反垄断调查,他评论道,“为了保持现状,他们正在投入数以亿计的资金。”

比如,根据新的用游说报告和响应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从2010年到2019年,Facebook在华盛顿投入了约8100万美元。其中去年的投入就接近1700万美元,创下年度新高——监管机构当下对Facebook大为光火,因为由于未能有效保护用户数据,打击危险内容,以及防止各种2020年选举相关错误信息流传,该公司显然是希望这些投入能够帮助缓解自己的压力。Facebook拒绝对本文发表任何评论。

亚马逊的发言人科尔(Jill Kerr)表示,该公司是“专心于确保我们正在大力提倡那些对我们的消费者、员工和政策制定者至关重要的理念”。亚马逊去年在游说上投入的资金超过1600万美元,一样创下了电商巨头自身历史上的记录。

硅谷政治投入的大幅度提升其实也正说明,这个行业在过去十年里正在走向成熟,因此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华盛顿舞台上的新主角。十年前,联邦监管部门对Facebook、谷歌等大科技公司,态度极为温和,甚至到了讨好的地步,因为这些企业被视为美国经济的引擎,而其高管又能够可能成为官员们寻求连任的重要金主。

然而,等到Facebook和谷歌爆出数据灾难,2016年大选当中,各种社交媒体都成为了干涉选举的武器,局面也就大为不同了。真相震惊了华盛顿,国会终于要行动起来,将科技公司和其高管们置于毫不留情的聚光灯下了,就像他们曾经对大银行、大石油公司和其他老牌行业和企业所做的那样。

“很长时间里,人们都在为这些公司庆祝,将他们看作是美国成功故事的典型。”弗吉尼亚州参议员沃纳(Mark R. Warner)感叹,“公司创始人总是会提出一个高尚的企业宗旨,所有人都深信不疑,不会去详细审查。”

沃纳表示,科技行业近期爆出的一系列麻烦已经“让我们认识到,很可能必须采取足够力度的行动了”。

最近几个月以来,国会已经开始将他们对大科技公司的威胁转化为行动。和共和党都发起了一系列提案,比如要限制科技行业的数据收集实践,对隐私权滥用施加更加严厉的罚则等。他们还在推进针对线上政治广告的新法案,以及就是否要求谷歌和其他数字巨头对其用户发布的危险内容或问题内容负责展开讨论。

面对这种局面,硅谷巨头们的回应就是不断增加游说支出。记录显示,以最经常招致立法机构愤怒的亚马逊、Facebook 和谷歌为首,大科技公司现在的游说支出已经完全可以和大银行、大药厂及大石油公司相提并论了。

比如,谷歌过去十年在游说方面总计花掉了大约1.5亿美元,位居所有科技巨头之首,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一系列商业实践都进入了华盛顿的火力覆盖范围,比如受到强烈批评的儿童数据收集。2019年,谷歌花掉了超过1200万美元,比过去有所减少,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有意削减了支出,而是因为在华府审查日益强化之际,该公司正在重组其政治运作。

该公司周二递交的最新数据反映了他们10月1日到12月31日期间的政治行动情况。记录显示,谷歌游说者的着力点主要是在于“隐私权和线上广告竞争问题”,这也与国会和司法部正在进行的调查的主题形成了呼应。

亚马逊过去十年里在华盛顿花掉了近8000万美元。伴随联邦立法和监管当局对亚马逊进行类似的反垄断调查,这家电子商务巨头,同时也是云巨头的政治运作正在以指数方式膨胀。

亚马逊的游说者还覆盖了法律执行和人脸识别技术等领域。亚马逊向警方和住宅监控摄像头提供面部扫描功能,一些议员对此进行了激烈的批评,认为这些工具可能侵犯隐私权。

在国会党派对立日益升级,而且还经常要被弹劾等其他问题牵扯精力的大背景下,议员们表示,科技行业不断增加的游说支出已经威胁到了他们通过急需的数字保护法案的努力。比如,西西里尼就曾经预言说,伴随他和自己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同事们不断推动旨在廓清反垄断法规是否需要进行数字时代相应更新的调查,一个全力以赴的游说高峰必然会到来。

“毫无疑问,那些在当前系统当中脱颖而出的人是有着实实在在的优势的……他们会竭尽全力保全现状,因为他们正在这样的现状之下赚取大笔利润。”

苹果曾经一度远离华盛顿,但是现在的游说力度也今非昔比,因为他们必须全力避免特朗普的税收和国际关系政策伤害到自己和自己的利润。联邦记录显示,该公司2019年在国会和白宫花掉了700万美元。这个数字与其他科技巨头相比依然较低,但是在苹果自身却已经创下了历史新高,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Tim Cook)还与特朗普建立了密切的私人关系。

十年前,优步(UBER.US)还没有雇用一位专门的联邦游说者。可是现在,该公司每年都要在华盛顿投入数以百万计的资金,2019年为230万美元。他们的游说目标主要是希望各种相关规定能够变得更加宽松,允许自动驾驶汽车在美国道路上行驶,甚至还希望一些更狂野的想法得到支持,比如“垂直起降科技”——本质上说就是会飞的汽车。

推特(TWTR.US)2019年则投入了148万美元,和苹果一样,虽然不及其他大科技公司,但已经创下了公司自身纪录——这一年,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不知多少次现身华府。至于微软,在玩政治方面早已是老手了,2019年,他们的投入是1000万美元。(编辑:孟哲)天下彩v139新增4条生产线倍 网

 开奖直播|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本港台官方| 开奖直播现场| 999921香港天下彩报码| www.tm355.com| www.319319.com| 金元宝高手心水论坛| 刘伯温开奖结果| 7878世外桃园跑狗图| 铁算盘3438|